首页  关于我们  资讯中心  科技政策  战略联盟  科技成果  学习中心  公共服务  下载中心  校友之家  加入我们 
最新消息 · 星启数控总经理魏智来访    2017-07-28      · 大工鞍山院与创新学院召开“双创”活动座谈会    2017-07-28      · 大工鞍山校友会秘书长惠良来访    2017-07-28      · 大工鞍山院召开项目汇报暨发展规划研讨会    2017-05-25      · 大工与中航工业昌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17-05-15
站内搜索:
热点文章
电子刊物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电子刊物 > 正文
本科毕业论文存废之思:不可一概而论
2017-04-18 10:08 李伟  科学网

最近,福建某高校发布的一份《关于2017届学生返校集中撰写毕业论文的补充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网上流传。该《通知》称“几乎所有同学论文查重未达标准,论文质量比较粗糙”,要求“已离校同学必须返校集中撰写毕业论文”。

其实,关于本科生毕业论文的话题早就不新鲜了,但这份《通知》还是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和讨论:毕业论文出现集体查重不达标的现象,究竟是学校的问题,还是学生的问题?是学校要求太高,还是学生水平太低?

那么,毕业论文不达标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应该继续坚持要求学生写毕业论文,还是应该将它取消呢?

坚持还是取消 不可一概而论

作为这一规定的具体执行者,大学生对于是否需要写毕业论文也有着不同的看法。

这两天,深圳大学英语专业大四学生詹佩燕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经过两个多月的查阅资料和写作,她那篇关于微课教学的毕业论文终于完成了初稿,交给了指导老师。

 “虽然只要求5000多字,但全用英语写出来,感觉还是蛮多的。”詹佩燕觉得,她的这篇论文需要经过教学实验才能做好,但学校并不负责联系做实验的学校,自己又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即使很用心,终究还是研究不出什么新玩意,完全没有必要写”。

不过,黄冈师范学院广播电视学专业大四学生王亚楠觉得,本科生有写毕业论文的必要,因为这是“评判理论知识的一个方面”。她从201611月就开始准备论文资料了,一直到现在才动手去写,“要想写得保质保量,一个月足够了”。

对于王亚楠所说的毕业论文评判理论知识的作用,浙江农林大学集贤学院副院长彭庭松很是认同:“做毕业论文是进行必要的学术训练,同时也是对整个四年的学习进行总结。毕业的时候写论文,实际上是一次集体的大检验。”

针对有些网友所说的“取消毕业论文”的观点,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这种解决方式过于简单了,“不能一概而论地说所有学校都写,也不能一概而论地说所有学校都没有必要写了”。

 “写毕业论文这一要求,对于有些专业可能有意义,对于另外一些专业不一定有意义。”储朝晖认为,不同专业对学生有不同要求,有些专业适合用论文作为毕业考核的方式,有些专业适合用实践作为毕业考核的方式。是否需要取消毕业论文,应该由具体某一学校某一专业的教师来决定。

加强过程管理 提高论文质量

前文提到的福建某高校毕业论文出现集体查重不达标的现象,在储朝晖看来,原因在于长期把毕业论文当成敷衍,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不重视。“只要认真对待,情况就可能会改变,应该在过程上严格要求,要花时间,并将其纳入考核指标。”他说。

对于加强过程管理,储朝晖觉得,不妨从大一时就引导学生树立写论文的问题意识,尽早确定一个大主题,然后在大二和大三的时候分别要求学生围绕这个大主题写一篇学年论文,指导和评判要依照毕业论文的标准,自始至终贯穿于整个教学阶段,毕业时只需将几篇学年论文重新梳理,就可以高质量地完成毕业论文了,同时也能达到比较高的毕业标准。

与储朝晖的想法类似,彭庭松也认为应该加强过程管理,不过他表示,虽然像文科类这种实践性不强的专业应该写毕业论文,但是对于一些实践性较强的工科类专业来说,完全没有必要写学术意义上的毕业论文,“因为学生毕业之后也不一定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倒不如用一些实践成果、创业成果来替代”。

在浙江农林大学,只要通过答辩与审核,达到专业毕业设计(论文)的同等要求,学生是可以申请以创业实践报告来替代毕业论文的。“去年,我们学校就有一名学生通过创业实践报告顺利毕业了。”彭庭松介绍说。

彭庭松所说的这名学生叫王帅,他在校期间开办了自己的公司,毕业时提交了一份1.3万字的创业实践报告——《杭州简玩——打造大学生最有格调的旅行社交活动平台》,正是依靠这份涵盖创业历程、发展战略等内容的创业实践报告,他顺利通过了学校答辩委员会的认定。

 “我们允许学生用创业实践报告代替毕业论文,同时加强对他们创业的指导,这也是加强了过程管理。”彭庭松认为,学生脚踏实地地创业,做出来的实践报告一定能够达到比较高的标准。

关注人才培养 反思教育教学

其实,对于毕业论文一直以来都存在两种观点:一是要坚持要求学生写毕业论文,并严把质量关;二是本科没必要写毕业论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这两种“不同”的观点根本上是不矛盾的。“如果大学一直重视教育质量,加强对每门必修课、选修课的质量控制,毕业论文作为一门‘必修课’,学校会有严格要求,学生必须认真对待,不会存在目前的应付问题,目前学生不认真对待毕业论文的问题,是不认真对待学校教学的继续。”他说。

 “问题的关键在于,学校是否重视人才培养,尤其是过程质量监控。”熊丙奇指出,既然学校将毕业论文作为学生的必修学分,就必须严格要求,注重指导老师配备、论文开题报告等每一个环节,如果学校要求学生完成论文,却没有指导老师指导,或者指导老师不负责,只由学生自己撰写论文,这样交上来的“论文”就很可能东拼西凑,从网上拷贝、粘贴。

熊丙奇说,对学生撰写毕业论文的指导、要求,折射出学校平时对待课程质量的态度。如果平时并不重视课程教育质量,就算要求学生完成毕业论文,也无法把好质量关。

在发达国家,是否要求学生完成毕业论文通常由大学自主决定,不管有无要求,学校都会通过加强每一门课程的建设、质量监控来保障培养质量。

熊丙奇举了个例子,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有一门叫“设计理论和方法”的课,这是公认的工程专业最难的一门课。学习期间,先由两名学生组成一个组,完成5个小机器人设计,然后由六名学生组成一个组,完成一个大机器人设计,在最后阶段,很多学生都是吃住在实验室。完成机器人后,全系再组织一次比赛,由十几位教授组成专家组对学生进行答辩,并根据所有机器人的设计情况、答辩等给学生评分。

 “这样一门课程的要求,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我国很多大学提出的毕业论文(设计)的难度。”熊丙奇说,如果大学在平时教学中就如此严格要求,毕业论文就不会被敷衍应付,甚至省略了毕业论文环节也不会影响培养质量。

 “对于大学来说,关注培养过程远比关注最后的毕业论文更重要。”熊丙奇认为,对于毕业论文中暴露出来的问题,真正需要反思和检讨的是平时的课程教育教学,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关闭窗口
 

大连理工大学(鞍山)研究院  地址:鞍山市高新区越岭路265号激光产业园
电话:0412-5239566  邮编:114051  Email:DUT_AS@126.com